胡泳:不要神化网络推手

2019-12-22 作者:教育   |   浏览(198)

记者:随着一系列网络红人、网络热点事件被曝出是人为炒作,人们对网络的不信任感增加,有的网友甚至发出疑问:我们的生活是不是被操纵了?

不断发生的网络新闻反转现象是新闻生产与传播在新媒体时代呈现出的新特点和新变化:新闻生产不再是新闻传播机构一方的事情,而是一种敞开的公众可以参与其中的集体协作。

(节目导视)

胡泳(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对此不必过于担心。不要神化网络推手,他们没有这么大的作用。所谓的网络推手,最大限度只是构筑此事的一个原点而已。至于能否产生影响,发展方向怎样,所谓的网络推手可操纵大家的生活,其实没那么严重。不管是推手还是水军,最终还是要借助于网民的力量、通过网民的普遍参与才能实现。如果不能调动广大网民的积极参与,结果很可能是无效的。

网络舆论;受众;舆论;新闻传播;自媒体

解说:

实际上,网络推手不是指某一个人或一群人,而是由广大网民、媒体、社会公众等共同组成的“手”。这也是因为,互联网上信息的发布具有平等性,门槛降低了,每种信息源的权威性和可信度都很复杂,真假难辨,这就给恶意炒作者提供了可能性。但这种状况并不可怕。这是一个必经的阶段,没有这个“乱局”,不会产生一个新的信息传递环境的可能性。

不断发生的网络新闻反转现象是新闻生产与传播在新媒体时代呈现出的新特点和新变化:新闻生产不再是新闻传播机构一方的事情,而是一种敞开的公众可以参与其中的集体协作。新闻反转现象是多种传播渠道互动作用之下的结果,在不同的视角表现出不同之表征。新闻反转现象凸显一些区别于传统传播机理的传播机制的变迁:展现的是一种“对话”的新闻和“过程”的真实,而在这个过程中体现了传播权利的结构变迁、群体参与的话语转向和再现新闻真实的机制变迁。面对不断升温的新闻反转现象,既需要政府创设新的机制来规范网络舆论,也需要媒体强化职业操守,尊重新闻事实,还需要受众自觉提高媒介素养,坚守社会道德底线,通过净化和改善网络舆论的生态环境,让网络舆论场充满正能量、好声音,促进网络社会和谐发展。

车展最美清洁工事件、干露露事件、杨紫璐事件,这都是“立二拆四”的所谓杰作。

要让互联网变得极其纯粹和绝对的净化是很难的。今后,人们要习惯于信息源从单一变为多重,由权威信息源变为分散再走向整合的过程。我认为,公众的媒介素养会在锻炼中不断提高,对各类信息的甄别能力也会提高,网络推手的诱导也就不会轻易成功了。

新闻反转现象;传播机制变迁;网络舆论治理

犯罪嫌疑人(网名立二拆四)杨秀宇:

记者:调查时,不少网络推手直言,他们会花很多精力了解传统媒体,甚至掌握哪个论坛有哪些传统媒体记者蹲点。而且认为,只有传统媒体跟进,炒作才算成功。您对此怎么看?传统媒体在网络热点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新闻反转概念普遍进入大众视野,要得益于2013年新华网发表的《盘点2013十大“反转剧”:有图未必有真相》一文。随后每年都有网站对所谓的反转新闻进行盘点,并以新闻发布的形式推出,如2014年依然是新华网发布的《2014年那些让你大跌眼镜的新闻“反转剧”》,人民网推出的《2015十大新闻反转剧,剧情不要太跌宕》。纵观这些以新闻报道形式发布的盘点性文章,其在一般意义上让反转新闻备受关注,甚至对“反转新闻”一词的普及起到了推进作用,然而各网站的评价标准不一,甚至有的网站选出的所谓“十大反转新闻”也不甚相同。这给新闻反转概念的厘定带来了困难。新闻反转可以说是网络媒体尤其是自媒体等新兴媒体传播技术发展之后才进入公众视野的一种传播现象,近几年有愈演愈烈之势,甚至有学者将其称为“传播景观”,这无不透出作为反讽心态下的一种无奈。可以说,新闻反转现象是新媒体传播环境下一种特有的现象。以此为出发点,笔者分析新闻反转现象及其传播机理,以期给新闻反转现象的深入研究提供一些参考。

当我看到很多传统媒体不由自主地跟进报道的时候,我甚至会心中有一种快感。

胡泳:这种现象我们确实需要重视。一方面,网络热点需要大众媒体二度炒作,说明他们还需要大众媒体推波助澜。另一方面,以前是传统媒体进行议题设置,现在变化了,议题设置主体跑到网络上,反而是传统媒体跟着网络热点走,找到线索进行二次报道,再度传播。

一、新闻反转现象不同视角下的表征

解说:

设置议题的权利和主体转移,这个过程也有一定的必然性。但问题在于,有些传统媒体的从业者,抛却专业素养,不维护自己工作的严肃性。有时候网络上传出的一些荒唐的事情,像2009年的“艾滋女事件”,本来大众媒体应该承担守门人的角色,但一些媒体却被网络牵着走,从某种程度上说,丧失了自己的公信力。

新闻反转,是指在互联网传播场域中,对同一事件的报道出现一次或多次显著变化甚至出现反向变化的现象。具体指一条新闻开始在网上传播时,传者往往有意或无意地忽略了某些重要信息,受众往往未经理性分析而把舆论的矛头指向当事某一方;当随着事件信息越来越多地公布于网上,真相逐渐得到证实,公众发现新披露的信息与此前的有关报道出入甚大时,公众带着情绪化的舆论立即指向当事的另一方。新闻反转是一个事实真实呈现的过程,往往有舆论参与其中并随之反转,舆论的反转又反过来影响新闻动态的进一步发展或者舆论议题的转变,在这个过程中,网民讨论往往会超出原问题的范围,而不断变异与扩散,遂带来舆论场域秩序的混乱。可见,在新媒体环境下,公众参与是新闻反转现象的重要特征。所以说,“反转新闻既是对客观存在的反映,又是媒体和受众选择性认知、建构和传播的产物”[1],是在多种传播渠道互动作用之下的结果。从而在不同视角审视之下其亦表现出不同之表征。

不择手段的抹黑,不择手段的炒作,不择手段用极其丑陋的行为去刺激每一个人的情感。

网上鉴别信息真假,对网民而言,是一种挑战,而对于新闻从业人员来说,应该是必备条件。 (记者 张意轩)

移动数据之下的新闻反转

杨秀宇:

移动互联网的出现,不仅让信息传递即时、迅速,而且令公众参与到信息的生产过程,这提高了事件信息的不可控性,加大了热点新闻的反转概率。移动互联网使人人成为麦克风,人人成为信源,如此广泛的信源,使新闻的初始报道是一个事实,而后续报道呈现出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事实,信息传播迅速而参与人广泛,从而带来一个新闻真实的不断呈现过程。正是从这个角度上,大部分研究者将新闻反转视为移动数据之下的一个过程性新闻现象,即将新闻反转定性为“事实反转”,其中,舆论反转只是事实反转的结果。如“成都女司机被打事件”,事实不断被发掘,真相不断显露,是一个真相不断呈现的过程。

一定要让网民站在道德的高点,让网民感受到智商上的优越感。

舆论监督异化之下的新闻反转

解说:

自媒体技术带来了信息传播的空前繁荣。有人说当下是一个“移动时刻”,即时间和空间上的一个点,某人拿出一个移动设备,在当时情境中即时获得他想要的东西。自然,移动时刻重新定义了每一种客户关系。信息传播不再受权力控制,碎片化、带有某种标签的信息便具有了强大的张力,进而使信息传递的每一个节点都有可能在舆论场域中发酵并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当初次传播的信息激活了社会情绪,引发广泛关注,信息进一步被发掘,真相逐步显露,使新闻发生反转。如“罗一笑事件”随着信息的更多呈现,公众的舆论逐步反转。在这个事件中,舆论几经反转,从公众最初的不明真相的同情到受到质疑后的愤怒;从声讨罗尔的诈骗行为到认为孩子是无辜的等,可以发现,公众对该事件的态度已经是情感战胜理智,是公众自我角色代入后的评判,这时公众舆论已经走向非理性,对信息进行选择性接受,表现出了一种监督异化之下的失序。

只要能出名不管有多恶,只要能赚钱不管有多脏。

议程设置之下的新闻反转

杨秀宇:

伯纳德·科恩曾经指出,“在多数场合,媒介也许不能控制人们去想什么,但在引导人们怎么想时却惊人的奏效”[2],并开创性地提出“议程设置”这一概念,旨在表明在公共设置议题方面具有重要作用。科恩理论在传统大众媒介议程设置单一主体背景下,得到了广泛验证。随着网络媒体的发展尤其是自媒体传播的即时性互动性赋予了网民自我设置议题的权利,使新闻报道不再是传统传播之下记者媒体的专有权利,公民个人、网络大V、草根记者等通过创建自己的新闻不断为社会设置议程、添加新的议程。呈现于网络中的较大的信息源无形中对公众议程产生了较大影响。反观新闻反转事件,很多都带着策划的特征。这类事件所占比例超过60%。

很多时候我在变本加厉去策划很多虚假的新闻。

解说:

《新闻1+1》今日继续关注:造谣者,必须付出代价!

主持人董倩:

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这两天随着网名“秦火火”,还有“立二拆四”他们的被刑拘,一些曾经在网上盛传,被传的有模有样的一些说法,最终被证实是谣言、是谎言,而随着谎言被揭穿,人们就自然去想这样一个问题,我们身处的这样网络环境它的边界在哪里?我们该如何对待面对这样的网络环境?今天我们一起来关注。

(播放短片)

解说:

曲别针换别墅、车展上的最美清洁工、干露露事件、杨紫璐事件,不择手段的抹黑,不择手段的炒作,不择手段的用一个又一个极其丑陋的行为,去刺激每一个普通中国人善良朴素的情感,甚至还总结出了一套专业理论。

犯罪嫌疑人(网名立二拆四)杨秀宇:

最终你要让网民群体,让他们站在道德高点,让他们感受到他们的智商优越,这样你的策划很可能就是一个很好的策划。

解说:

只要能出名不管有多恶,只要能赚钱不管有多脏。我从事的行业是一个灰色行业,在一步一步走向一条不归路。当法律让罪恶戛然而止,他们竟然竟然也会显露出一点点对自己灵魂的拷问。

犯罪嫌疑人(网名秦火火)秦志晖:

我说我明年年底我就要结婚了,我必须得给自己孩子积点阴德吧,有点过分了,我觉得以后肯定至少会招来逼视的目光吧。

办案民警:

为什么逼视你啊?

秦志晖:

觉得我不上道呗。

解说:

他曾经叫秦志晖,但是三年的堕落让他变成了今日的“秦火火”。他原名叫杨秀宇,但是眼前这个“立二拆四”恐怕连他的亲人也不敢相信,七年时间他为什么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杨秀宇:

我个人愿意来炒作,于是我很早就进入这个行业,从某种意义上我也是中国第一代所谓的网络推手。

解说:

1997年,毕业于东北大学冶金材料专业,曾在国企担任助理工程师。企业倒逼后,他来到北京,今天的杨秀宇会后悔七年前他对自己人生目标的重新选择吗?

杨秀宇:

有一天我发现互联网上是可以创造很多热点事件和话题的,而且这种热点事件和话题被关注之后,被关注就会有价值,就会有企业愿意投钱来做。

解说:

2006年9月,杨秀宇注册成立了北京尔玛天仙文化传播公司,注册资本是160万。2010年3月他又创办了北京尔玛互动营销策划有限公司,有近50个员工。从2006年别针换别墅开始,杨秀宇几乎每年都要制造一起轰动网络上下的热点事件。这些炒作给尔玛互动带来了不菲的收入,据杨秀宇说公司一年营业收入接近一千万元。

杨秀宇:

我的世界观在那一刻发生了扭曲,所以之后很多时候我会在变本加厉去策划很多虚假新闻,当我看到很多传统媒体不由自主地跟进报道的时候,我甚至会心中有一种快感。

解说:

恶意炒作,挑逗社会情绪,以此博得名声,然后再去迎合一些企业和个人各样各种的需求。在尔玛公司看来,公众的善良、单纯、好奇、愤怒、嫉妒,各种情绪的爆发都可以给他们带来金钱。杨秀宇在他微博上甚至毫不知耻地说“炒作的核心就是要让更多的电脑屏幕前的个体产生反应:硬、怒、欢乐。”在他的一系列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包括模特杨紫璐的干爹门事件。

杨秀宇:

我的确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随着网民欣赏的口味越来越重,我为了迎合网民的口味也把自己策划的事情跟炫富等等一系列的纯粹搏眼球,而失去了社会责任感这样的一些策划放到了网上,而这些事情在网上也引发了非常恶劣的影响。

解说:

“干爹花888万元包机带她直飞伦敦看奥运,随便送的皮包就顶网民两个月的工资”。这是模特杨紫璐在微博上的言论,这显然会成为网络上的爆炸性消息。就在互联网上越来越热的讨论这一事件的时候,两个月后杨秀宇开始出现,承认杨紫璐事件是他一手策划的,他才是杨紫璐真正的干爹,并且得意的把他和杨紫璐的对话公布出来,他对杨紫璐说:你会完全牺牲自己的形象,然后完成对中国官富势力社会恶习的最后一击。她说好。我说你火不火不是我说了算。三天后,杨紫璐火了。

杨秀宇:

其实是我内心中目的还是想炒那些人,即使不挣钱,但可以把我自己炒红,而我炒红了之后就会有企业来找我,这样的话我就可以赚企业的钱,所以某种意义上,就是先赚名再赚钱。

解说:

本文由vns威尼斯城发布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胡泳:不要神化网络推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