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而易见受到毁伤何人担任?——漫谈《侵害版权力和权利任法》中的“安全保险职务”

2020-03-24 作者:生活   |   浏览(177)

又到了春暖花开的时节,无论是在街心公园,还是在各风景区,都能看到许多老年朋友外出游玩的身影。然而与此同时,老年人群体在公园参观游览中发生人身损害事故的几率也在增加。

“六一”儿童节,人们往往会带着孩子到大大小小的公园游玩。然而,个别公园、游乐园安全意识不够,相关设施设备存在一定安全隐患,加之部分游客也比较粗心,往往会引发一些事故,乐极生悲,造成人身伤害。那么,发生在公园里的伤害究竟应当由谁买单呢?笔者结合下列案例简要分析。

如果在商场购物过程中突然晕倒、被商品砸伤,在饭店就餐时被盗窃、被他人殴打,在车站或娱乐场所的洗手间意外滑倒,参加群众性活动遭受踩踏……面对在公共场所发生的诸如此类的意外事件,谁应该对此负责呢?

如果老年人在公园游玩中发生意外伤害事故,公园管理者应该承担何种责任,老人自身又应承担哪些责任?法律界人士提示老年朋友,到公园游览锻炼应量力而行,避免因自身过错发生事故,而公园管理者也应加强对老年游客的安全提示,在合理范围内尽到必要的安全保障义务。如果老年人在公园里发生了伤害事故,应综合考虑管理者是否尽到合理的安保义务、老年游客是否存在过失、是否有第三人责任等因素,合理划分责任。

公园未尽职责应担赔偿责任**

要解答此类事件法律责任的划分问题,应对《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的“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这项关于安全保障义务的条文进行深入理解。并根据《侵权责任法》其他相关条款,结合事件的具体情况,分别进行讨论。

情况1

一家公园里面有一座小山,距离右侧出口约100米处有一根公园自设的电话线杆,其中一条电话线不知何种原因掉下半个多月,但公园管理处一直没有处理。2014年11月1日晚8时许,当邹晓玲从左侧入口上山,经右侧出口下山时,因天黑加之路灯昏暗而未能发现电话线,导致被绊倒摔伤,虽花去16万余元医疗费用,但还因“外伤致颈总、颈内动脉狭窄,支架置入或血管搭桥手术后无功能障碍”而落下九级伤残。而面对邹晓玲的索赔,公园却一再拒绝,理由是损害直接来源于邹晓玲自己没能留意现场环境,如果稍加注意便不会导致如此后果。

公共场所发生此等意外事件,存在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爬山摔伤 老人承担主要责任

点评

一、因受害人个人原因造成。

“原本是为了锻炼身体,谁知道却摔成重伤。”66岁的穆女士与家人前往北京某风景区公园游玩。当游至公园园内一处著名景点天梯时,穆女士攀爬至天梯顶端仙人洞处,但在返回石阶时从高达十几米处跌落地面。穆女士后被送往医院,经诊断左肋骨多处骨折,左右肺有不同程度的戳伤,左锁骨骨折错位,左肩胛骨粉碎性骨折,脊柱多处骨裂,颅内淤血等,经鉴定为9级伤残。

公园管理处必须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公园属于公共场所,公园管理处作为“公共场所的管理人”,理应承担确保游客人身安全的义务。而其在自设的电话线掉落达半个多月、路灯昏暗、每天甚至时常都有游客经过的情况下,却未加处理,明显是对可能造成的损害听之任之,即不仅具有主观上的过错,还违反了自身的法定义务。

二、因公共场所管理人与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造成。

事发地的公园管理处认为其已经尽到了合理范围限度内的安全保障义务,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该公园在天梯处安装了监控设施并设置了警示牌、护栏等,在警示牌中提醒了老年人不得攀爬:“为了保证你的生命安全,下列人员请勿攀登天梯。”其中包括“老年人及腿脚不便者”。穆女士已经60多岁,但她强行攀爬,故应由其个人承担责任。

遭遇游客挤踩

三、因受害人故意造成。

对此穆女士称,公园未明确告知天梯景点并非游客的必经之处,她误以为该景点是唯一的游览路线,因而逐阶而上,事发后该公园才在天梯景点旁边建筑上安装了更加明确的指路牌。

责任应当分担

四、因不可抗力造成。

法院经审理认为,对于具有一定危险性的设施,公园的管理人应当设立明显、醒目的警示标识,以提示游人注意自身安全,未尽到上述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公园的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2015年1月1日,因为元旦放假,一家位于城区的公园又一次迎来了客游高峰,但公园管理处并没有组织人员加以安全维护和疏导。约10时30分,当黄文兰途经两边均为石壁的狭窄通道时,被一名游客挤倒在地,随即又被接踵而至的两名游客踩伤,不仅花去11万余元医疗费用,还由于“外伤后半月板切除,髌骨切除,椎间盘切除或韧带修补术后无功能障碍”,落下十级伤残。黄文兰曾要求三名游客赔偿,三名游客表示拥挤源于公园管理处未加疏导,而让黄文兰去找公园管理处索要。可公园管理处认为损害直接来自三名游客,理当与其无关。

五、因正当防卫、紧急避险造成。

穆女士作为年满65岁的老年人,应按照公园警示牌的提示合理选择游览路线,对于其未按照上述提示攀登天梯所导致的损害结果的发生,其应承担主要责任。

点评

六、在公共场所活动期间由第三人造成。

某公园在该景点处设置的公园导游图,虽有明确的游览路线,但并未对游览路线进行直观的标示,对穆女士选择合理的游览路线构成一定的不利影响,上述因素与穆女士损害结果的发生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故公园应当承担次要责任。

三名游客和公园管理处应分担损失,其中公园管理处约应承担20%。《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在公共场所内,“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虽然黄文兰所受伤害与三名游客存在密切关联,他们必须承担侵权责任,但公园管理处明知游客甚多,却没有进行安全维护和疏导,明显属于未在可以预见危险的合理范围内承担告知、提示和安全管理义务,将可能威胁游客人身和财产安全的隐患降至最低,即未尽安全保障责任。

侵权行为的一般构成要件包括:侵害权益的行为、权益受侵害的结果、侵权行为与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加害方存在过错。

释法

己方甘冒风险

在第一种情况下,事件是由个人原因引起,若公共场所管理人或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不存在过错,公共场所管理人或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不承担侵权责任。比如因自己血糖低而在地铁上晕倒,地铁工作人员在发现后帮助其及时得到救助,那么地铁公司就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不存在过错,相应损害应由受害人自己承担。这种情况下有一点需要注意,就是即使意外事件由个人原因引起,公共场所管理人或群众性活动组织者也应当为及时救助提供相应的便利。

在合理限度内公园承担安保责任

只能自食其果

第二种情况下,公共场所管理人或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安全保障义务,比如未尽相应的警示告知义务、意外发生时未及时采取必要救助措施、未制定有效的安全防范措施疏导措施而发生踩踏事故等,在这种情况下管理者组织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对权利受侵害人进行赔偿。如果权利受侵害人也存在一定过错,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可以相应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东城法院民六庭庭长赵庆法官介绍,公园作为公共场所的管理人,在合理限度范围内负有安全保障义务。对于公园来说,在其可以预见危险的合理范围内承担危险告知、行为提示和安全管理的义务,将可能威胁游人人身和财产安全的隐患降低至最低,即是其“合理限度内的”安全保障责任。公园如在该限度内因工作缺失而对游客造成伤害或增加了游客受害的可能性,即应在此范围内承担责任。

2015年2月3日,一处公园的人工湖里浮起了一具只穿着短裤的男性尸体。经查对死者留在湖边衣服上的身份证,确定其为李某。监控录像回放显示:当天早晨7时41分,途经人工湖的李某,虽然看了看湖边竖立的“湖水很深,环境复杂,严禁下水”的牌子,但四下观望,见四周无人后,还是脱下衣服,翻越不锈钢栏杆,跳入水中游泳。由于刚跑完步和下水太急,李某很快出现抽筋症状,并最终没入三米多深的水中。事后,李某家属以公园管理处没能及时制止、及时施救为由,向公园管理处索要赔偿。公园管理处则以李某系违规下水拒绝。

另外此种情况还包括一种情况,即受害者在公共场所直接受到侵害,比如因卫生间地面湿滑而滑倒,因商场货架上摆放的物品掉落而被砸伤等。反应这种情况的案例很多,比如:

本文由vns威尼斯城发布于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显而易见受到毁伤何人担任?——漫谈《侵害版权力和权利任法》中的“安全保险职务”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