瘫痪猫咪的好朋友是一只安格鲁雪貂 它们在一起幸福地生活

2020-04-30 作者:生活   |   浏览(168)

图片 1

我胆子很小,有点怕猫,不只是猫,但凡长了牙齿、长了爪子的动物,我都有点怕,很怕它们突然扑过来,咬一下,抓一下,那就麻烦了,得赶紧打疫苗了。

图片 2

摘要

可是,后来家里居然养了一只猫,浑身白色软毛,只在额头上有一块黑斑,像一个穿白裙戴黑色头饰的小女孩。是妈妈在我们兄弟几个都外出工作读书后养的,刚领回家时,才只有两个月大。说实话,我还是挺感激这只猫的,本来妈妈几个孩子走了后家里冷清了许多,有了这只猫不时喵喵叫一下,也给家里增添了几分生气,也把那些老鼠、蟑螂都赶跑了。

拥有一个好看的外表固然可以让人赏心悦目,不过拥有一颗炽热的内心更能受益他人。

说起这只猫的经历还蛮不幸的,其实主人刚将它抱回家的时候,它是一只健康的小猫。但后来有次主人要出外,将猫托付给家里亲戚看管,但亲戚的孩子却对猫不友好,经常会打它,有次打的太重了,就将猫后肢打瘫痪了。

感激归感激,对牙齿和爪子的怕还是在的,每次坐在餐桌上吃饭,小猫大摇大摆地从椅子下穿过时,我总忍不住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有时它的尾巴还会蹭到我的脚,害得我连饭都吃不好。

这只叫“琼斯”的小猫一出生就双目失明,如果考虑养宠物的人通常是不愿选择有缺陷的宠物。当然也不排除想要帮助有缺陷宠物的人,不过这仅仅只是少数人。

这只名叫Rexie的猫和它最亲密的伙伴雪貂Keanu依偎在一起,它们这样的关系已经有一年多了,自从这只安格鲁雪貂刚被带回家。

但每次看到妈妈像逗小朋友玩一样玩,我总是羡慕不已,有一些叶公好龙式的喜欢。妈妈有时用双手直插它腋下,把它抱在怀里,有时用手从它鼻子往它额头捋顺它的毛,猫咪还很享受地这种爱抚和按摩,有时晚饭过后,小猫还会自己爬到妈妈的大腿上,时而全身软瘫在上,时而用脚踩踩,故作按摩状,好不亲密。

琼斯一直在一座小镇的街道上出没,它不像是一出生就是野猫,因为它的性格极其友好,而且也不怕人,可见琼斯曾经应该有过自己的主人。

1

我也曾试过鼓起胆子,跟小喵咪玩,学着妈妈两手插在小猫腋下,把它抱起来,但抱起来之后我也不知怎么施展下一个动作,就这样抱着僵着。可能哪里没抱对,猫咪龇牙咧嘴地朝我喵了一声,吓得我赶紧撒手,猫咪得到解放一跃而去。

小小年纪的琼斯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是知之甚少,再加上眼睛看不见,它更加无法辨别世界上的好与坏,它就带着这样单纯有爱的心态开始独自在街道上生活。

它们就成为了好朋友。

有时我晚饭后坐在妈妈的”固定位置“上看电视,小猫也像往常一样一跃而上,趴在我大腿上,我看着电视,即使到了广告也不敢有“尿点”,一动不动地生怕惊扰了小猫的惬意舒适。直到它发现了什么,抬头看看我,伸伸懒腰,才又跳到另一侧沙发,回到妈妈大腿上去。

街道上来来回回穿梭的人各种各样,琼斯不仅不害怕,反而觉得很有趣,当它听到身边有人经过的脚步声,它会跟着脚步声上前开始与路人一番互动。

2

虽然我跟小猫没像妈妈那样跟它有近距离亲密接触,但我知道在小猫心里,我也是它的”家人”,小猫不会说话,但它跟很多小朋友一样,“怕生”。在我爸爸、妈妈、弟弟妹妹若干家人面前,它经常大摇大摆地在客厅走来走去,有时还明目张胆地挂在液晶电视边上“取暖”,俨然就是家里的主人。但一旦家里来了客人了,它只要一听到陌生人的声音,就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谁也不知道藏在哪个角落里,谁也不能把它叫唤出来,直到没有了陌生的声响,它才又从窗帘布上、从阳台边上、从某个纸盒里蹦出来。“家里一条龙,出外鼻涕虫”活生生一只熊孩子猫。

因为失明的缘故,声音成为了琼斯的快乐来源,不过在人们看来会认为琼斯是故意与他们打招呼,因此琼斯还获得了不少的美味食物呢!

本文由vns威尼斯城发布于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瘫痪猫咪的好朋友是一只安格鲁雪貂 它们在一起幸福地生活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